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风

横看成岭侧成峰

 
 
 

日志

 
 

【转载】医生、教师、法官都沦陷,人的道德底线何在?  

2013-08-11 22:40:12|  分类: 八方之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生、教师、法官都沦陷,人的道德底线何在?

网友评论()2013.08.09 第37期 总第37期 作者:山不在高



图中人物为上海高院民一庭庭长陈雪明,日前因在夜总会涉嫌违纪违法被撤职。

在这周中,中纪委的“狠发力”,将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刘铁男“双开”移送司法处理,本该赢得舆情的一片叫好。但三个本该崇高的形象齐齐坠落,让官方的作为不免显得暗淡。

第一个失守的,是司法天平的执掌者--“法官”。

虽然上海高院集体招娼的四法官已被处理,但网络舆论场中,追责的火依然在延烧。

在这场司法丑闻风暴中,“集体”两字,让上海高院官方利益切割、将事件归咎于法官个人问题的打算,并不容易实现。

在中国知识分子界年高德劭的茅于轼,昨日的微博就不想让上海高院“过关”:“这并不是一件个别法官违纪的问题,而是集体事件。我们有疑问,高院的人事制度是不是出了问题。这四个人是谁推荐的,谁审核的,谁提拔的?高院的正式反应很好听:要吸取经验教训,举一反三,引以为戒等等。但都是空洞的话,就是不讲如何追究责任,显得想蒙混过关。”

招妓者中还有一人是高院的纪检组副组长,连监督者都已沦陷。在王石“司法公正是制度正义的最后防线了”的感叹和潘石屹的默默转发面前,任志强说得更加简单直白:“突破了底线。”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上海高院民五庭副庭长王国军反倒是“过关”了,但助他过关的不是品德,而是醉酒。接近纪委的知情者称,王国军系在“钻石一号”内过度饮酒,不胜酒力而未参与嫖娼活动。他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免去其审判职务,撤职处分;而其他4人则双开并行政拘留10天。

网友纷纷调侃“谁说喝酒一定误事?”的当口,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国际问题专家张国庆也来插上一脚:“真是黑色幽默。”

而每一个词,都会在极端不信任的前提下,被民众拿到显微镜下放大。网民“蒋来”就表示真是服了:“官府的人干了坏事,用的词都是专用的,跟老百姓不一样。法官集体嫖娼叫做‘娱乐事件’,城管打人叫‘发生抓扯’,警察打人叫‘发生摩擦’,就连李双江的儿子轮奸都不叫轮奸了,叫‘轮流发生性关系’。”

他举的最后一条,虽然被证实是网络谣言,但在这样的语境下使用出来,老百姓已经不追究它的真实性,而是一种情绪的最大宣泄。

但是,司法系统官方、和最高党报人民日报微博的“个别法官无底线”判定,和民间舆论场的“一叶落而知秋”认识,显然还有相当差距。

而网友“李言实”已经不为“集体嫖娼”吃惊了,让他惊讶的是:“嫖娼的酒店竟然是党政机关定点接待地点,难道集体嫖娼也要财政埋单吗?这帮人吃财政,喝财政,难道还要日财政吗?”“渝-吕陈韵竹”同样语带双关:“法官们只是在搞法律而己。”

当一个并非司法系统的普通网友把嫖娼形容为“官员之间的投名状”,司法系统在公众中的形象,这一刻已经黑社会化。

而曝光者“老陈”被网络欢呼为“复仇的基督山伯爵”,则更令人悚然。评论中,甚至出现了这样的标签:“不上访了,找私家侦探去!”

民间认定“醉酒才能救法官”,在舆论场中就是社会公共信任的又一次打破。

网友“追逐-永不止步”推测:“处级干部集体嫖娼,可见这种作风至少在上海法院系统已见怪不怪,人人有份了。否则,在争斗的官场,有谁不怕同僚揭发?这种人格上的集体沦丧,很让人担心法律不被法官集体轮奸!”网友“赵文”的设计台词,也具有相当的代表性:“上海官方认为这是给国际大都市抹黑了,最高法院认为这是给中国司法抹黑了。其实,当事法官只会认为不过是自己太倒霉,更多法官觉得不过是自己很幸运。”

如果说上面的只是普通网友的不信任,只是司法形象可以结痂的“外伤”;那么体制内司法工作者的“实话实说”,就是司法形象的沉重“内伤”。

呼和浩特巿新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滑力加在微博上说出了心里话:“说许多法官很同情上海高院被抓住的法官,这话我认为可信。当潜规则已经形成气候,好人受气,坏人得志,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尤其是在司法机关内,当嫖娼都可以集体去,哪这个部门还有什么道德可言!我也曾因揭露体制内的腐败,结果受到腐败者打击、仇恨不说,相当一部分人站在贪腐者一边,对正义进行打击。”

在一面倒的批判声中,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却转发了恩施州利川市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国锋的一条微博:《一个上海高院法官转发的帖子》。

这个作者不明的帖子,是在向网友喊话:“为什么那么多人关注热议出事的法官,却无人关注退休、受委屈甚至殉职的法官,那些默默承受着社会矛盾垃圾桶压力、拿着少得可怜的薪水天天加班的普通法官?谈到职业道德的时候,无不把最高的要求来衡量,谈到是否有相称的待遇及保障时,又有多少人真真正正为法院和法官呐喊过,做过实事?”

第二段似乎表明了作者的确是身处上海:“当我们与世隔绝的时候,谁会关心我们的孩子上什么学校,谁关心我们的父母生病时能不能住上医院,谁关心我们的未来?酷热难耐的伤害,我们努力去做的是心静自然凉,我们不想做的是心凉自然静!”

帖子并不讳言,法官集体招嫖,是“史上灰暗时刻”。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